【多比克文学,经典语录,心灵鸡汤,励志语录,正能量句子,www.dopic.net】
当前位置: 信徒(求道记 之二) > 正文

信徒(求道记 之二)

专题: 想法
作者:泉止水 时间:2021-04-27 18:30:21  阅读:183   网上投稿

第二卷 信徒

  从我记事开始,便与各种宗教有着莫名其妙的缘分。

  记得五六岁时,爸妈在青少年宫为我报了合唱、绘画班。青少年宫对面,是顺城街教堂,是一间基督新教教堂。那时还破破烂烂,不如08年地震后这么豪华。当时,奶奶用小竹背篓背着我去做礼拜。虽然一句话都听不懂,奶奶仍然给了我一个黄铜十字架,告诉我“耶稣会保佑你”。年少的我并不知道耶稣是谁,只觉得,黄铜含在嘴里,有一股淡淡的甜味。

  母亲是个很要强的女性,从小便对我很严格,总是强调“生存能力”,而鄙视所有生活享受。然而,毕竟我不如母亲聪明,成绩方面总是事与愿违。就好像平常发挥能考80分的考生,如果逼迫自己以100分为目标,往往因为发挥失常只能考60分,甚至不及格。越是严于律己,越是求而不得,就越是严以待人。从小学到初中,我的人际关系一团糟糕。把自己逼入了绝境。

  直到14岁,由于所上的重点初中压力太大,以及某次晚自习传纸条,英语老师威胁“明天让你请家长”。一向追求完美主义的我,害怕让信任自己的语文老师失望,也想删除掉这段不堪的经历,如果能人生读档就好了。于是选择了自杀。还记得当夜,我偷喝了姐姐送给父亲的“百利甜酒”,配着13片舒乐安定,用复读机听着《黑色星期天》,等待着甜蜜死亡。

  来迎接我的,会是佛陀,还是耶稣呢?如果可以确认,那真是有趣呢。

  然而,我等来的只是一片虚无。一片漆黑,什么也没有。只记得神智恢复的时候,在父亲的医院被催吐,直到胃液也被吐空。

  第二天,我睡到了11点才去上学。对于每天晚上做作业做到两点,早上还得5点起床提前到教室抄数学作业的我来说,这是不可想象的。我记得,那一节是我最喜欢的历史课。那天,阳光明媚,似乎空气里播放着巴赫《G弦上的咏叹调》一样舒缓。平时横眉冷对的同学们,似乎一夜之间变得温柔而友善。“哈哈,止水,你迟到了!”“这么晚才起来?”那天,我笑了,笑得像个孩子一样。

  由于学校的过错,以及母亲的争取,我休学一年,但保留中考资格。那一年,我想到了很多,有关人生的原点。原来人生的原点,并不是作业和讨好父母。而是每个周六,一边做作业,一边点一支印度香,用买月饼送的紫砂壶泡20元一盒的“民工龙井”。舒缓,却怡然自得。

  我决定顺从自己的决定,第一次告诉父母我的喜好,我想学茶道。很神奇地,父母尊重了我的选择。父亲找遍整个成都,找到了一间叫做“艾帆女子家政学校”的地方,我是最小的学生,也是唯一的男生。

  我的茶艺启蒙老师叫做“惠子”,并不照本宣科跟我们讲中国茶艺。她早年因为机缘巧合,跟日本老师去过日本学习茶道,所以在完成教学任务之余,也跟我们普及一些日本茶道的知识。如禅语“吃茶去”“话尽山云海乐情”“蛙鸣蝉噪是佛声”“无心更无事”“掬水月在手”……这些知识对于只想考证去茶艺馆上班的同学来说,也许仅仅是玄谈,但我却记在了心里。以至于多年后机缘巧合,学习里千家茶道的时候还能回忆起。

  17岁那年,我开始追求“自我解脱之道”,时常去家门口的文殊院,不烧香,不拜佛,只是给寺院里的猫儿带点吃的。文殊院门口有一家卤肉店,名叫“卤鼎记”,店主是个善心人,每天下午打烊前总是把没卖完的卤肉喂流浪猫。其中有一只,大概得了猫艾滋,后腿溃烂生蛆。一天一天,犹如“九想图”一般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溃烂,直至露出白骨。

  某一天,我经过卤肉店,看见围观的人群,发出“好可怜哦”“好造孽哦”,这样的声音。我推开人群,发现一只白猫,双腿溃烂,全身汗毛倒立,就好像切腹已久的武者,不知道忍耐了多久死亡。我不知为何,用挂着虎睛石念珠的右手,轻抚它的额顶,这只猫缓缓闭上了双眼,安然离去了。

  当天晚上,在文殊院修行的本慧法师告诉我,第二天有大众皈依仪式。于是我报了名。领到法号,写着“妙成”二字。曾经一度以为发错了单子,把女生的法号误发给了我。

  多年后,我遇到了现在的妻子,很快也有了孩子。妻子曾经告诉我,做了一个胎梦,梦见去到文殊院,遇见一位白发白须的老者,问她“你觉得陆游的诗如何?”“素衣莫起风尘叹,犹及清明可到家。”她醒来后,已泪流满面。

  我们的女儿叫做“素尘”,从出生起就一直很平安,直到现在。

  20岁,我到了一间名叫“爱剑会”的剑道馆,是之前的老师推荐的。老师问及我学习剑道的初心,我回答“修身养性”。但有一点一直憋在心里:从小在军区大院长大,总有大龄儿童霸凌的现象。当时有种游戏叫“八路军打鬼子”,一群大孩子扮演八路军,我一个人扮演鬼子。即使这样,也觉得拿着竹子缠狗皮膏药,伪装成《六三四之剑》里的竹剑,以寡敌众很浪漫。即使被打得遍体鳞伤,在夕阳下回家,也是带着笑颜的。现在有很多“穿越文”,如果现在,我能穿越回8岁当年,一定会给这个小朋友一支小竹剑,并告诉他“叔叔现在已经剑道三段了,如果你继续加油,挥动手上这一把小小的竹剑,持之以恒的话,至晚也能在27岁时达到跟叔叔一样的成果”。

  我与母亲和解,则是一次机缘巧合。自从14岁尝试自杀失败后,一直抱有一种想法:古希腊神话中,睡眠之神修普诺斯和死亡之神塔纳托斯是双生子,睡眠被古希腊人视为短暂的死亡。因此,我总是认为“14岁,我夺走了兄弟的生命,他夺走了我的睡眠。我们本为一体,现在我却需要终其一生赎杀人之罪。”

  后来认识了一位有趣的人,大家叫他“张先森”,在上海求学。精通古琴、国学、拉丁语……与此相比,天主教徒的身份他反而不太提及。那年剑道考段,到了上海。我却鬼使神差地提出“能不能不带我逛豫园,已经吃过他家的小笼包。带我去看看教堂如何?”


 “张先森”欣然接受,带我去了董家渡教堂。在看到圣母怜子图以及“被苦刃所刺者”这一幅字的时候,我想起了我的奶奶,我的妈妈。母亲曾经对我很严厉,但自从14岁以后,便对我过度保护。我能体会她的心情,也一直希望她能走出阴影,拥抱无所焦虑,无所挂碍的晚年生活。

  回到成都后,我开始了断断续续的慕道生活。我是个有些孤僻的人,不喜欢热闹。所以所有圣人里,我最喜欢“圣方济各亚西西”,在教会最腐败,贩卖赎罪券成风的时候,他选择了远离世俗教会,去大自然里寻找真理。通过冥想和布施重拾大道。同时,他也是一位热爱动物的人,时常跟动物传道,所以目前每年10月4日,世界动物保护日,也是为了纪念意大利传教士圣方济各,以及他所倡导的“向献爱心给人类的动物们致谢”的理念,这点与我十分契合,所以发自内心地向往这位活着时就领受圣痕,教会承认的唯一“活圣人”。

  现在,抑郁依然常伴我身。如果情绪糟糕,甚至会一年不想跟人互动,也不发朋友圈。而最近,我尝试克服自身的不足,对于祷告有“不好意思麻烦别人”的心态。开始对周边的人予以信任,不再冷冷冰冰。

  现实也不断给予我平安与喜乐。当重拾茶道的时候,以前的故友一个有一个聚集起来。当以“不求回报,只求共修”的心态普及茶道时,也越来越顺遂。各种宗教在这时得到了融合和统一,“但行好事,莫问前程”。试问如果是正常的宗教,又有哪个会拒绝“与人为善”呢?当宗教不再是我们自我标榜,用以党同伐异的工具,“道”便自然而然产生了。剩下的便是持之以恒,永记初心。“感受爱,并以茶为形式传播爱”,这便是我在领洗之前感受到的默示。

  《圣方济各和平祷文》

  Lord,

  make me an instrument of Your peace.

  主,

  让我做祢的工具,去缔造和平。

  Where there is hatred,let me sow love;

  在有仇恨的地方,播送爱;

  Where there is injure,let me sow excuse;

  在有伤害的地方,给予原谅;

  Where there is split,let me sow unite;

  在有分裂的地方,促成团结;

  Where there is doubt,let me sow faith;

  在有疑虑的地方,激发信心;

  Where there is despair,let me sow hope;

  在有绝望的地方,唤起希望;

  Where there is darkness, let me sow light;

  在有黑暗的地方,散发光明;

  Where there is sadness,let me sow joy;

  在有悲伤的地方,带去欢笑;

  O,Divine Master,

  哦,仁慈的主啊,

  grant that I may not so much seek:

  感恩允许我这小小的请求:

  To be consoled as to consold;

  愿我不求他人的安慰,只求安慰他人;

  To be understood as to understand;

  不求被他人理解,只求理解他人;

  To be loved as to love.

  不求他人的爱护,只求爱护他人。

  For it is in giving that we are parddoned;

  因为只有在施予中,我们有所领受;

  It is in pardoning that we are parddoned;

  只有在宽恕时,我们得到宽恕;

  It is in dying that we are born again to eternal life.

  在死亡时,我们的生命获得重生,成为不朽。

    相关美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