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比克文学,经典语录,心灵鸡汤,励志语录,正能量句子,www.dopic.net】
当前位置: 家乡的“独轮车” > 正文

家乡的“独轮车”

专题: 一百贝
作者:探索幸福密码 时间:2021-04-24 18:30:52  阅读:250   网上投稿
小时候我也坐过独轮车

前几天儿子的学校组织春游,回家后兴奋不已,说是玩的实在是太开心了,以至于买的零食都没有吃,又原封不动地背回来了。

我问他都玩了些什么,他说他用那种手推的石磨磨了豆浆,栽了两棵辣椒苗子,还进行了一场推独轮车比赛,他们班荣获第一名。

对于今天的孩子们来说,独轮车真的是个稀奇古怪的玩意儿,但对我们小时候来说,独轮车确却是司空见惯的。

那时候还没有三轮摩托车,乡间小道也不像现在这样宽敞,如果要把田地里的农作物运回家只有两个办法,要么用肩膀挑,要么用独轮车推。

独轮车,顾名思义,就是只有一个轮子,然后再轮子的轴上面装上一个车架,车架在靠轮子的那一边用木条做了一个斜着的架子,一来保证前面的东西不会掉,二来以免架子上的东西压住了轮子,让轮子滚不动。

架子的另一端有两条腿,还有两根车把手和两条腿分别呈直角,在车把手上各有一根绳子,中间一个短扁担把车把手上的两根绳子连起来,如果货物太重,就可以把短扁担挂在脖子上,那样前进的时候就没有那么吃力。

远远看去,停放着的独轮车像极了一只傲然挺立的大公鸡,所以,我们这里很多人都叫它“鸡公车车儿”,在小时候的农耕生活里,它扮演着一个非常重要的角色。

记得我还在上小学的时候,快过年了,父亲要我和妹妹把菜地里所有的白萝卜都拔起来带回家,因为过完年就开春了,白萝卜就空心了,老了,不好吃了。

把任务给我们分配好后父亲就出门了,那片地离我家大概有500米,羊肠小道,刚好够一个人走。带萝卜的萝卜菜那么重,我和妹妹都不想拎,于是,我们推着家里的独轮车雄赳赳气昂昂地出门了。

很快我们就把菜地里的萝卜都拔完了,然后学着大人们卖菜时候的样子,正一层反一层地码起来。码好后,我把短扁担往脖子上一挂,双手提起车把手,准备回家。

只见前面绿白相间一大片,像一堵墙一样堵在我的面前,根本看不到车轮子。刚起步,轮子就往路边上的斜坡上一滑,车倒了,一车的萝卜菜睡在地上,堆的像一座小山。

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把独轮车拽出来,又把萝卜菜重新码好,我依然是看不到前面的轮子,这时,妹妹说:“姐,如果我坐在车上就可以看到轮子,我来给你指方向,好吗?我说往左,你就往左,我说往右,你就往右,那样就不会翻车了。”

我听完竟然憨憨的同意了,待到妹妹爬到车上坐好,我的双手和肩膀开始筛糠一样地抖动,然后,妹妹和萝卜菜一起睡到了地上。

待到父亲从外面回来,我和妹妹还在菜地里收拾萝卜菜。“唉!一个鸡公车车儿都不会推,你们俩以后能干什么哟!”父亲一边抱怨着一边提起车把手,轻松惬意地开始往家的方向进发。

“做事要慢慢来,一口就想吃个胖子,堆这么一满车,那哪里推的稳呢?”父亲一边走一边教训我们。

没过多久我们那里搞开发,土地都征收了,独轮车在家里闲置了很久后就不知道到哪里去了,我推独轮车的技术再也没有得到提升。

儿子还在吹嘘他是怎样让独轮车有惊无险地越过重重障碍的,看来他的技术一定是和我不相上下了。

上次去新洲车胤的故乡时,在那里有一个铜铸独轮车,儿子当时就觉得很稀奇,跑上去摸了又摸。很多人说那只是个摆设,是的,确实成了摆设,不过那也是中国古代劳动人民智慧的结晶。

这篇文章写于2021年4月24日。

作者简介:探索幸福密码,生于湘西小城,从小痴迷于文字的魅力,向往文学的世界,稍有闲暇就徜徉在文学的海洋里乐不思蜀。怀着一颗向阳的心静静观看着世界的一举一动,默默领悟着生活的一颦一笑,轻轻书写着人生的一饭一蔬。

    相关美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