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比克文学,经典语录,心灵鸡汤,励志语录,正能量句子,www.dopic.net】
当前位置: 多比克文学网 > 正文

跟着导游,走进令和时代

专题: 哲思
作者:ce39badfff00 来源:多比克文学网 时间:2021-02-28 12:34:35  阅读:0   网上投稿

一期一会 いちごいちえ

中国古语叫做因缘际会。
人一生中也许只能与对方见一次面,所以要以最好的方式对待对方。
从客户第一,至诚服务的日本企业文化,可以切身体会到一期一会理念的历史展延。
“一期一会”,这是落地日本后,当地华裔导游小Q,一个帅气、聪明而又略显狡黠的小伙,灌输给车上游客的第一个日式概念,也许只是为了从另一个角度为日本的商业信誉背书,为这个打着旅游旗帜的跨境购物团的商业行为涂抹上一些文化色彩,从而开始一段近乎完美的旅游产品展示,或者说企业营销的一次精准投放,从心理上最大程度地激发眼前这批游客买买买的原始购物冲动。
在大阪国际机场办理完登机手续,即将离开日本时,我曾打算用这句话与Q导告别,却感觉有些苍凉,于是握手作罢。
也许,一期一会仅仅是一个商业工具,还是让上帝的归上帝,让凯撒的归凯撒,佛教的无常与金钱的有为各不相干。

5月2日

早上8点50分,厦航MF815航班。
昨天,日本新天皇德仁登基,新年号令和,日本开启令和时代。
此时来到日本,也算是一期一会吧,也很想知道,一个新的时代,对于日本人来讲,到底意味着什么。
很遗憾,几天下来,除了少数景点和口岸能够看到一些欢庆的标语和旗帜外,并没有期待中的铺天盖地的中国式的举国欢庆场面。
东京当地时间下午1点半(比北京时间早1个小时),到达东京成田机场(Narita International Airport),空中飞行时间2个小时50分钟。
成田机场并不属于东京,而是位于千叶县(Chiba)。
小Q在机场迎接我们。我称小Q为”好吧”先生,因为他讲的几乎每一句话,后面都习惯性地带句“好吧”。
晚上住机场附近的Radisson酒店,乘大巴到酒店时,才发现日本的车辆是左向行车,驾驶室在右边。
下午在酒店周边转了转,空气洁清如洗,林木阴翳,路边的民居装饰得简约典雅,精心耕作的裸露的土地呈深褐色,很是肥沃,偶尔看到议员的竞选广告,随意地插在路边的荒地里。
5月1日开始,日本全国放假十天,是日本的超级黄金周,让日本国民感受到新天皇的浩荡皇恩。
在酒店附近的便利店买了份当地前一天的报纸,整版都是新天皇登基特刊。

5月3日

上午8点离开酒店,乘巴士来到位于东京都台东区的浅草寺。
浅草寺是东京都内最古老的具有江户风格的寺庙。
寺院的大门叫“雷门”,正式名称是“风雷神门”,是日本的门脸、浅草的象征。
浅草寺与市区并无明显界限,寺内所有建筑以朱红色为基调。
观音堂正门台阶上方,悬挂着一个巨大的红色灯笼,上面的字黑底白边,不过不是“雷门”二字。
作为地标性景区,浅草寺类似于厦门的南普陀寺。
与中国寺庙的不同之处在于,需要先洗手,再参佛,洗手的流程为,用长木瓢接水,先洗左手,后洗右手,再用手掌接水,象征性地洗一下嘴巴,看到有些游客直接将水含在嘴里咕噜咕噜地漱起口来,则有些滑稽了。
五重塔是日本第二高佛塔。
观音堂拜佛时,要放一枚五日元硬币(中间有个方孔)到前面的功德箱中,另外,交100日元,可以在旁边抽一个观音签。
如果抽中的是下签,也没有关系,不要带走,将签纸绑在旁边一个木架的绳子上即可。
离开浅草寺,下一站,就是日本民族的精神象征,东京千代田区的皇居
千代田区可以说是日本的政治中心。皇居附近,集中了日本国会,最高裁判所(最高法院),警视厅,财务省,外务省等重要政府机构。
明天(5月4日),新天皇要与民众见面,接受民众参贺。
参贺民众是可以进入皇居的。
游客无法进入皇居,只能够在二重桥附近拍几张照片。
楠木正成雕像:楠木正成是镰仓幕府末期南北朝时期著名的武将,他一生都效忠于后醍醐天皇,其忠诚和勤恳,一直受后人的崇拜和敬仰,在人们心目中的地位类似于中国的关公。
离开银座,离开东京,前往静冈县(しずおかけん,Shizuoka-ken),目的地,富士山(ふじさん)。
一个多小时的车程,车窗外,已经能够看到远处富士山的轮廓。
入住富士之堡华园酒店。
这是一个温泉酒店,房间是日式榻榻米,第一次住。
晚上在酒店顶楼的自助餐厅吃饭,餐厅一排落地玻璃窗,正对着富士山,此时,夕阳已经依山而下,粉红色的晚霞衬托起富士山雄伟的身姿,山顶上白雪皑皑,远远望去,像一位白发老人,坐地观日落,静候着黑夜的降临,泰然自若。

5月4日

起了个大早,拿着像机走出酒店。
远处的富士山仿佛已经转过身来,迎着朝阳而坐,朝霞为白发罩上了一层薄薄的粉红纱巾,左右两片白云又恰如飘逸的八字须,好一个鹤发童颜,蓬勃朝气,与昨晚的悲壮与厚重判若两人。
酒店门前是一大片树林,多是些高大挺拔的乔木,林间草坪像铺了一层绿色的地毯,上面斜划着长长的树的影子,偶尔可以看到几株红叶树,朱红色的叶子点缀在林间。
日本红叶的美举世有名,一般秋天是最佳观赏季节,不知道眼前的几株是什么品种。
早餐时,在餐厅阳台以富士山为背景拍了几张照片,这是个明智的决定。
早饭后离开酒店,乘车前往山梨县忍野八海。忍野八海号称日本的九寨沟,实际上,不过是八个清水池塘,分布在忍野村,泉水来源于富士山融化的雪水,清澈见底。
景区周边是典型的日本田园风光,农舍也都是传统的日式古典建筑,多为两层,单檐歇山顶结构,朴实中透露着另一番奢华。
Q导反复强调,农舍庭院是私人领地,不可随便进入拍照。
注意到在许多农舍的房顶,横檐前端都刻有一个图标,据Q导讲,这是这户人家宗族的族标。
在忍野八海待的时间并不长,仅有半个小时的自由活动时间,跑马观花,根本无暇深度了解景致景物的细节,以及背后的故事。
玩物与格物,全都顾不上。
导游讲解,匆匆掠过,集合上车,从始至终,一直是这个旅行团的标配,上厕所都要计算好时间,也许是行规如此。
当然,相当一部分参团者的目的并不在山水之间,对名胜古迹也没有多大兴趣。
这个旅行团的成员大部分是年轻女孩子,有两对情侣,像我们这样年龄的包括我们在内有三位,属于绝对的少数派。
上车,前往被日本人称为圣岳的富士山。
沿山路蜿蜒上山,绿色逐渐稀少,到达海拔2305米的五合目,林木虽然茂盛,却多是苍松锈枝。
从这里往上看,挺拔的松林环绕着白雪覆盖的山体,再往上就只有云遮雾障,什么都看不到。
不识富士山真面目,没有距离,就没有美。
很庆幸听了Q导的忠告,在山下的华园酒店拍了一些富士山的照片。
旅行团巴士只能到五合目,五合目温度比山下低十七八度,要穿上保暖外衣。
五合目游客中心,有一个“富士山五合目簡易郵便局”,创建于明治29年,也就是1896年,《马关条约》签订后一年,可谓历史悠久。
在邮局旁边,有一尊戴着眼镜,头戴礼帽的日本老人雕像,这位老人,在105岁期颐之年,连续第13次登上富士山顶。
在邮局买了些纪念邮票,还给自己寄了一张明信片。
富士山海拔3776米,所有权属于富士山脚下的“浅間神社”,日本政府只有租赁权。
据说,4月30日,曾有人销售罐装的富士山“平成”时代的空气,作为旧时代给新时代的礼物。
半个小时的五合目,算是登上了富士山。
继续沿山区公路前行,巴士在吉田市附近的富士芝樱园停了下来。
这是一个由不同的大型人工花圃组成的景区,各种颜色的芝樱组合成不同的图案。芝樱是一种草本花草,有六种颜色。
日本的国花是菊花,为皇室尊宠,最顶级的是16瓣菊花,也是日本皇室的家徽。所以,在日本,重要场合常用菊花装点,在中国,菊花常被用作祭祀用花,而日本人的祭祀用花为荷花。
天下起了雨。约2点过,我们起程赶往爱知县(あいちけん)。
这是一段需要花费三、四个小时的长途旅行,健谈的Q导在巴士前方挂起了一副日本地图,介绍起不同地区的特产。
北海道的马油、白色恋人饼干;岩手县的茶,静冈的绿茶和抹茶;秋田的美女、名犬、波尿酸;新谢县的久保田清酒,月光牌大米;爱知县伊势海湾的珍珠。
当然还掺杂一些背景故事,什么原子弹爆炸后的广岛如何发现幸存的深海鲨鱼与银杏树,从而提取出胶原蛋白,一期一会的茶道理念如何成为日本人的商业操守等等。
日本人的价值观在“好吧”先生的侃侃而谈中跃然纸上。
最后不忘强调一个略显武断的结论:日本没有假货。
“能攻心,则反侧自消,从古知兵非好战”,商业推销的攻心之术:洗脑。
沿太平洋沿岸高速一路向南,榜山而行,偶尔看到山坡上修整得很好的茶园。沿途很少见到高层建筑,这也许与日本地震灾难比较多有关。
无论在乡村还是市区,一座座精致的别墅风格各异,庭院的树木都经过精心修剪,在日本,庭院植物往往比豪宅与豪车更能体现主人的身份和财富。
路面上,也比较少见国人喜欢开的那种5米长的轿车,大部分轿车都比较短小,有点类似小面包,后来注意到,市区停车位多数都比较小,大概只有2*4米,车大了也停不下。
在市区偶尔也能看到墓地,与普通民居为邻,这点与美国情况很相似。
在静冈服务区作短暂休息,再往前走,就进入了爱知县镜内,爱知县位于日本岛的中部,关东与关西以此为界。
由于是黄金长假,路上经常遇到堵车,还好我们是下行,据说,上行到东京方向堵得更历害。
到达名古屋(なごやし,Nagoya)已是晚上七点过,天已完全黑下来。
晚餐在路边的一家烤肉店用餐。
吃完晩饭,乘车离开时,饭店女主人领着小女儿站在路边的黑影里,向我们不停地挥手告别,直到我们的巴士离开,仿佛是在送别即将远行的亲人。
这一幕,真切感受到了什么叫一期一会。
经过40分钟车程,到达我们所住的温泉旅馆,距伊势海湾不远的鈴岡旅馆,客房仍然是日式榻榻米。

5月5日

早上起来,到一楼餐厅用早餐,4、5个身穿留袖和服的老太太热情地按排我们就座,餐桌上已经摆放好了精致的日式早餐,纳豆、豆腐、豆干卷、两种小莱、火腿沙拉、咸鱼、味增汤、米饭,共9个碗碟,外加一杯清茶,每个碟碗颜色与样式也各不相同。
遗憾的是,如此经典的和式早餐,还是有一些游客吃不习惯,面前的小食基本没动。
日本的饮食文化、礼仪文化,不到日本,是很难体会得到的。
记得在东京银座等车时,在我们对面的饭店门口,一位老妇人带着两个女儿模样的女子,与另一对老人夫妇告别,讲话必鞠躬,双方边讲话边不停地同步鞠躬,不厌其烦,非常有仪式感。
温良恭俭让,日本人具有儒家文化特征的精神气质。
如果说,日本女人像清酒,中国女人就像茅台,一个清淡平柔,一个浓烈芳香。
鞠躬是刻在每个日本人骨子里的韬光养晦,而广场舞则是弥漫在国人精神层面的升平气象。
吃完早饭,乘车40分钟,到一家专门接待中国游客的“真珠珊瑚文化馆”购物。
Q导今天换了一身装束,灰衬衫外是一件深蓝色丝质马甲,露出腰间皮带扣上醒目的LV标志,方格纹西裤,屁股口袋塞着一个棕色钱包,精心修饰的短发,保养得很好的皮肤,品味、帅气,推荐起商品来显得搭调,在富有购物冲动的女人面前又极具说服力。
名表、珍珠、红珊瑚、水晶、马油、保健品,清一色的华裔售货员,毫不吝啬地消耗掉了一个半小时。
完成购物,巴士起程向京都(きょうと,Kyoto)方向出发。
伊势海湾上的垮海大桥长的让人感觉有些疲劳,桥下面,码头上有许多汽车在等待装船, 那是名古屋港(なごゃこぅ),日本最大的国际贸易港之一,由于紧邻丰田汽车总部,出口货物大部分为汽车及相关产品。
因肥胖导致早逝的相扑,烛光脂粉的艺伎如何从脖颈开始化妆,与客人的情感纠葛和命运结局,Q导用这些日本独有的娱乐话题应付着昏昏欲睡的众人,有时也夹带一些对日本人的调侃和奚落,似乎也并不太担心司机听到。
1个半小时后,到达京都府宇治市,来到宇治河边的“平等院”。
平等院建于1052年,平安时代的佛教寺院园林。前临宇治川,远眺朝日山。
核心建筑凤凰堂,以中堂为中心,左右翼廊、尾廊,向两边延伸,红体黛瓦,菱角飞檐,型如火凤凰展翅。凤凰堂内有如来坐像、菩萨像、壁画等稀世珍品,属于日本国宝级的文物。平等院于1994年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世界文化遗产,10日元硬币,背面上的建筑图案就是凤凰堂。
午餐时间来到京都市区,整个市区基本上看不到高层建筑,保持着原始的古都风貌,不过,古而不破,街道很干净,交通设施完善,街边的传统建筑精雕细刻,整修如新。
在一个叫“和家”的小面馆用餐,一辆辆巴士停下来又开走,一批批游客在门前排着队,轮流就餐,不清楚为什么指定这么一个小面馆接待游客,实际上根本接待不过来。
好在,门前有一位卓越的现场管理者。
约莫有五、六十岁(不过,日本人的年龄很难猜),个子不高,棕色休闲皮鞋,灰色裤子,上身穿黄色防水运动短衫,嗮成古铜色的方形脸,满头泛着青丝的白发,手拿一根红色塑料警示棒,给人印象很刻板,似乎有点二。
每辆巴士停靠时,他都要站在巴士下客门边,如果餐厅门前有空位,便安排游客下车,走直线穿过自行车道,顺着墙边排队,同时还要观察自行车道上有无单车驶过,又要防止吃完饭的游客乱闯自行车道,往往是来回奔跑,疲于奔命,手中的警示棒左挥右挡,将每一位出轨者毫不客气地挡回去。
我们吃完饭准备上车时,发现他迅速地将一个铝合金四角凳放在车门前面,方便我们上车。
看来,并没有随随便便的秩序井然。
日本人做事按部就班,执行力很强。为我们开车的司机是位很精干的光头老师傅,每次到达目的地,下车时,都见到他坐在驾驶室认真地填写表格;装卸行李也一定是自己做,决不让游客插手。
每次回到酒店,司机都会通过Q导不厌其烦地叮嘱,一定要将垃圾带下车,丢在酒店的垃圾桶里,事实上,除了商业区,市区人行道上垃圾桶很少,垃圾常常无处可丢。
日本人的敬业与工匠精神体现在细节,车辆的轮毂总是洁净如新,酒店、饭店、高速服务区干净漂亮的厕所,建筑外墙的一尘不染,修剪成各种造型的庭院树,追求细节完美可谓达到极致。
午餐后乘车来到清水寺。
清水寺依音羽山而建,是京都最古老的寺院,始建于公元778年,曾数次被烧毁又重建,现存建筑为1633年重修,为日本国宝级建筑。
清水寺主堂由139根巨大的立柱支撑,耸立于半山之上,从下面抬头仰观,宛如硕大的舞台,所以又称“清水舞台”。遗憾的是,由于清水舞台在维修,整个外观用脚手架和帆布遮挡,未能一睹其尊荣。
在清水舞台侧下方,有瀑布顺音羽山而下,被人为分为三股清泉,分别代表长寿、健康和智慧,被视为神水,引得游客排长队争相饮用。
舞台周边的一些佛塔和庙宇建筑,多为传统的朱红色,也有一些建筑白墙黛瓦,掩映在满山的绿树繁阴中,色彩斑斓,远观如一幅浮世绘风景画,美轮美奂。
在清水寺内,以及寺外熙熙攘攘的商业街上,有一些身穿和服的年轻女孩子穿行其间,据说,大部分都是中国游客,租件和服穿在身上过把瘾。
观察了一下,这些女子从气质上与身上穿的和服确实显得有些不协调,有点“为赋新词强说愁”的感觉,缺少日本女人那种天生的谦卑和内敛。
在京都浏览的第二个景点伏见稻荷大社,建于公元8世纪,是与农业和商业有关的神明祭祀场所,是京都地区香火最盛的神社之一。
所谓鸟居,是类似中国牌坊一类的建筑,立在神社入口,将神灵之地与世俗区域分开。
神社里,可以看到许多狐狸的雕像,狐狸在这里被视为稻荷神明的使者。
由数百座朱红色鸟居组成的长廊,蜿蜒着通往稻荷山深处,被称为“千本鸟居”,走在其中,阳光透射下的长廊,魔幻般的朱红色彩给人以强烈的视觉冲击。
到达位于大阪港的COSMO TOWER HOTEL已经傍晚,酒店位于写字楼的17层,视野很好,可以俯瞰整个夕阳下的大阪湾。
出酒店,沿二层的玻璃观景长廊可以走到不远处的ATC亚太贸易中心(Asia and Pacific Trade Center),这是一个商业购物中心,周边分布着几座高层写字楼。
坐在码头边的长椅上,静静地欣赏夕阳余晖中的海面,新建的三层购物中心沿码头一字延伸出去,叠加在主体建筑上,不同色彩与材质的几何外立面造型,体现了新颖的现代建筑设计理念,令人赏心悦目。
在购物中心二层的一家餐厅吃晚餐,鸡肉咖喱饭,真是太咸了。
有个小插曲,点餐前,餐桌下面有一些客人掉下的饭菜,我示意服务员,一个20多岁的小伙子,清理一下,小伙子拿了一个大抹布,跪在地上就擦起来,没有丝毫犹豫,第一次碰到这种场景,感觉还是有些不习惯。

5月6日

在17层用完早餐,退房后一层集合。
日本所有的酒店退房时都不查房,日本治安很好,在日本旅行,基本不用担心东西被偷,或非正常丢失,日本公共区域的安检设施也很少,这与无处不安检的国内出行现状大不相同。
注意到酒店旁边有个收费停车场,来日本这几天还是第一次见到,至少在关东地区,所见到的市区停车场都是敞开式的。
乘大巴穿过大坂市区,约1个多小时,到达日本最早的国都奈良(ならけん,Nara-ken)。奈良也是大阪都市圈的组成部分。
奈良东大寺(とうだいじ),大华严寺,建于728年,世界文化遗产,“源于武则天在洛阳紫微城造大佛铜像通天浮屠及在龙门奉先寺雕刻大佛石像卢舍那大佛”、“圣武天皇发愿‘朕亦奉造’”(来源百度)。
也就是说,日本当时的圣武天皇模仿唐朝的武则天,建造了东大寺。
去过洛阳龙门石窟,最令人叹为观止的要数建于武则天时期的卢舍那大佛及周边的佛像群雕。
当然,号称世界上最大的木制建筑,东大寺大佛殿里面,也有一个卢舍那大佛。
唐代高僧鉴真和尚也曾在这里设坛授戒。
除了远远地拍了几张黑白相间,宏伟的大佛殿的照片,我们并没有安排去详细了解这些古建筑和相关文物。
东大寺的鹿群占据了几乎所有的时间。
东大寺门前宽阔的草坪和空地上,有成群结队的鹿,还有专门卖鹿食(一种杂面饼)的摊位。
一旦被发现手上有鹿食,附近的鹿,无论长幼,会毫不客气地围着游客争抢、撕扯,不管男女,也不分裙摆还是臀部,风度尽失;不堪骚扰者,也就匆匆将手中食物扔掉了事。
鹿群中也有谦谦君子,游客鞠躬,也面对着游客鞠躬,你来我往,甚是有趣。
离开东大寺,乘巴士折返大阪市区。参观大阪南堺筋大道上的黑门市场,一个规模很大的小商品市场,有各类小吃、海鲜、小商品和药铺,里面做生意的许多摊主都是华人。
离黑门市场不远,是大阪市中心区的一条内河,道顿堀河。
河两岸,高楼林立,密集排列着各种类型的商铺、广告、游乐设施,以及外面挂着楼梯的旧公寓,布局与风格杂乱无章,可以看出这些建筑的历史与年代。
可以在河边的人行道上漫步,也可以坐在岸边的凳子上,看黄色的游船在船上乐队的伴奏中飘然而过。
这就是大阪最繁华的商业中心,尤其是心斋桥区域(心斎橋筋),已有300年历史,不过,从错落有致、色彩斑斓的商铺和名品店上,看不出她的古旧。
这里大大小小的药铺很多,而且,光顾这些药铺的基本上都是中国游客,从头到脚,外用内服,林林种种,包罗万象。
日本产的护肤品、保健品、药品在国内很受欢迎,这里买比国内,价格上便宜很多,除了少量自用,大部分都是用于代购,利益上的驱使,导致了刷刷刷、买买买的狂热。
有一位来自福州的女孩子,轻轻松松地刷去了近十万元人民币。第二天在机场登机前打包时,由于东西太多,人站在箱子上面封箱,箱子封上了,托运时却散了架,狼狈不堪。
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对非生活必需品的需求和贪婪,与中国社会供给严重不足的矛盾,构成了海淘这道靓丽的风景线,也滋润了异国他乡人民的钱包,促进了世界人民的大团结。
晚上,住大阪府泉南郡田尻町附近的“N GATE HOTEL OSAKA”。

5月7日

早餐在一楼的自助餐厅,很干静,好不夸张地说,基本零污渍,老板一边拿着抹布清理桌面,一边对一位胖胖的女员工讲着什么,像是在培训。
上午,在酒店附近的RINKU PREMIUM OUTLETS自由购物。
中午在附近的小吃街吃咖喱鸡肉饭,而后在同样一尘不染的OUTLETS庭院木椅上,享受一下暮春的暖阳。
大阪的海风却依然透着些凉意。
下午3点过到达大阪关西国际机场(Kansai International Airport ),机场候机楼内,可以看到祝贺新天皇登基的标语“祝 天皇陛下御即位おあでとうございます”。
告别时,Q导正准备接机,接手下一个从大阪向东京方向的旅行团。


【老龄化问题】


日本是一个严重老龄化的国家。
一下飞机,机场里面负责引导的工作人员,基本都是六、七十岁的老人;市区、景区维持交通、维持秩序的,也大多是上了年纪的。
据导游讲,八十多岁仍然在工作的,也大有人在。
“日本正在打造“终身不退休社会”,目前有800多万65岁以上的日本老年人仍然活跃于就业市场,老年人就业率高得有些“惊人”,创历史纪录,并且连续十多年增长,其中,男性的就业率为31.8%,女性为16.3%。高龄者在总体的就业人口中占到了12.4%。”(来源:新浪财经)。
当前日本社会存在的一个严重问题是,年青劳动力严重短缺,除了用老年人填充外,许多场合,还可以看到外劳的面孔,这些外劳大多来自东南亚国家。
少子和高龄化问题的困扰,使得日本社会一直担心养老金会因年轻人数量不足而入不敷出,为此,日本政府表示,今年5月15日将会推出一项新制度,拟将最高退休年龄提高到70岁。
日本女人不用工作,所有相关保险都可以用丈夫的名义刷卡,尽管有很好的福利制度,年青人还是不愿意生孩子。
有一点与中国不同,日本老人是不给子女带孩子的,这也许会降低日本年青人生孩子的愿望。
日本是个长寿国家,女姓人均寿命87.14岁,男姓人均寿命80.98岁,除饮食、环境、医疗、保健、锻炼等因素外,保持工作状态,忍者暮年,壮心不已,恐怕也是一个很重要的因素。
用夫人的话说,叫做活得优雅、有尊严。
与忙碌相比,闲适不总是带有诗意,有时也伴随着无聊、无奈与薄暮凄凉。
哈佛大学教授兰格尔认为:衰老是一个被灌输的概念,老年人的虚弱、无助、多病,常常是一种习惯性无助,而不是必然的生理过程。
日本的今天,也许就是中国的明天,当我们这一代人步入耄耋之年,是仍然在奔走,还是早已习惯了闭目养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