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比克文学,经典语录,心灵鸡汤,励志语录,正能量句子,www.dopic.net】
当前位置: 多比克文学网 > 正文

牛二(二十三)

雕花木门又被掩上了,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仆役们都是懂规矩的,没有县尉大人的传唤,是万万不敢自己推门进去的,大人正在办理公事,万一出现打搅了大人的日理万机,岂不是罪过了。

牛二蹑手蹑脚躲着寒冷冬天里偶尔出现的个别小厮,原路潜行,越出围墙,塌肩缩背,两手拢在衣服袖子里,顺着墙跟快步走出了巷子。

北风呜呜的穿过大街,穿过城门洞,穿过官道黄土上的积雪,散碎的雪颗粒打在牛二的脸上、身上、脚上和身后的脚印上,又被另外一股风带去空中,去寻找它下一次的落点,也许是城头,也许是是枝头,也许是行人的肩膀上,也许是吴奇隆的眼睑上。

吴奇隆现在已经闭上了嘴巴,天亮以后的这两个时辰,他感觉生不如死。风铃儿现在是女王,她成功地运用语言这把利刃砍倒了李小璐姑娘,又把吴奇隆这个鲁男子给砍的落荒而逃。吴奇隆在想:牛二喝估计也是被她这样给折服的吧?!下面是一些风铃儿和李小璐姑娘的真情对白。

风:“李姑娘,你多大啊?”

李:“我们女人都不说年龄的,人家都说我看起来十七。”李还有些小甜蜜。

风:“哦~看起来,呵呵、嘻嘻、哈哈哈哈~”风铃儿从惊讶到冷笑、再到疯狂嘲笑也就在点一个火把的时间。

李:“呃”咽下一口气,翻身躺下去了,不知道是被气晕了,还是怎么的。

吴奇隆正在听的津津有味,不料风铃儿歪头一撇看到了吴奇隆的嘻嘻笑脸。风铃儿眼睛一转,用手捂着嘴角,朝吴奇隆说道:“吴大哥,你看起来好强壮哦~”那夸张的语气听的吴奇隆心花怒放。

不料,下一句就是:“既然你那么厉害,为什么还要牛二哥一个人去解决问题?”吴奇隆闻言正想解释。

“你不要解释了,我知道,男人吗~不吹牛皮还叫男人吗!”风铃儿一负很理解的语气。好吧,吴奇隆没话说了。

“也是哈~这年头,看着很厉害,其实是银样蜡枪头的多了,也不差哪一个!”这语气,吴奇隆真想马上找个人打一架来证明自己。

吴奇隆已经知道了,这位就是个辣椒油,一碰就会让自己受伤的。于是装出一幅侦查的样子,脸色严肃地夹马前行,离开风铃儿远远的,才吐出一口闷气。吴奇隆给自己暗暗有了设定,以后千万不要得罪风铃儿。估计牛二哥也是吃了这丫头的嘴炮吧,不然,怎么会突然就多出了个它。

牛二在马上俯身加鞭,马儿在杂树林里待了一夜,也欣喜主人的回来,跑的越发轻盈。其实,牛二和风铃儿她们的距离并不远,也就在二三十里开外,可寒冬的北风是能冻煞人家,骑马快跑,也就能跑出十里地,就要自己保下暖。

就这样,牛二跑一段,下马走一会儿,又跑一段,再走一会儿。这样不歇气地追赶着前行的众人。时近过午,牛二一斜马缰绳,带马转向路边的杂树林里,他要生一堆篝火,温一下吃食。

与此同时,吴奇隆和风铃儿他们遇到了麻烦。还没走了五里路,道旁有一亭舍,大冷天的,居然还有三三两两的糙汉拥在那儿喝酒玩耍。吴奇隆他们的马车刚刚要路过时,一伙江湖人拦住了他们的去路。亭舍里面传来一个男子的歌声:

有些嘲讽的歌声隔着人群传了过来,震着众人耳鼓,竟让吴奇隆那颗略已有些麻木的心一时急促的跳了起来。

吴奇隆凝目看去,依稀看见对面有个刚健威武的身影边独自舞剑边高声吟唱着。拦路的好汉们走出一个矮子,首先引人注目的就是这人的相貌:头大,下巴尖,脸短。鼻子和眼睛间好像是没有距离一般,挤在了一起,一双牛眼瞪的溜圆。

“客人请了,你等可是毒蜘蛛—李小璐一伙?”矮子直言问道。

李小璐在马车中听闻,一手拉开围幔,漏出脸来,开口道:“找我何事?”

那矮子回头喊一声:“大哥,人在呢~”

拦路的几位好汉分开通道,走出一位头戴文士巾,身穿青夹袍的好似读书人来。可这个读书人看起来有些不协调,因为他手机拎着一把寒光闪闪的出鞘长剑。

“病书生—韩磊,见过李姑娘,还有这二位”那拎剑书生单手做揖。

“找我何事?”李小璐看起来并不惧怕,再次问道,一边的吴奇隆带马靠近马车,风铃儿也把自己的短剑执了出来,小脸紧绷绷地盯着对方。

“请李姑娘下车一叙,有些事情我等要协商一二。”病书生依然客气地回答。此时吴奇隆接话道:“李姑娘有伤在身,不便下车,有和事,我霹雳虎—吴奇隆与你说吧。”说完,下马,把枪往马车上一隔,空手向对方走去。

“也好,请~”病书生微一沉吟,转身招手。吴奇隆顺着塔手势指引往亭舍而去。风铃儿忙架车随够。

进了亭舍,吴奇隆说道:“店家,先给我们打上三斤好酒,切上五斤肥牛肉,再随便掂配一些下酒的好菜。”

亭舍里做买卖的迎客小厮闻言,面色微变得说道:“客官,小店虽小,可却是正经人家。犯禁的买卖,却是不做的。”原来,宋朝时期,一般情况下,人们是不吃牛肉的。

    那病书生初始听闻吴奇隆的话语,也是稍稍得愣了一下。可待看到吴奇隆不解的看过来,而病书生—韩磊,自身本是江湖人,对吃牛肉这种犯禁的事,也是不怎么当回事的。当即冲着伙计把眼一瞪,恶狠狠得说道:“你这店家,好没道理。你这店里没有牛肉也就罢了。说什么犯禁不犯禁的。我大宋,只有禁止宰杀耕牛的,可有禁止吃牛肉的?官老爷吃得,山大王吃得。你可是看我等下里巴人,好欺不成?”

店东闻言在远处叫喊道:“你这没见识的,废什么话,赶快上一些热汤。好菜好肉的伺候着。”

那小厮听见掌柜说话,这才安稳了点心神,忙不迭的应着是,一溜烟的跑开了。

病书生与霹雳虎谦让对坐,寒暄一番,也不说正题,只是讲一些江湖见闻,和好汉传说。他边吃喝边得意的卖弄道:“这天王晁盖,明着乃是珲城县石竭村的里正。暗中乃是当地大豪,武艺盖世,为人豪迈,仗义疏财,其手下,更有智囊和:吴子亮,庄客:阮三、阮五、阮小七等众多豪杰帮衬。实乃是山东一等一的好汉。其名望,在北方,只在那及时雨宋公明之下……”霹雳虎闻言敬了这病书生一杯酒。围观众人也是听的津津有味。

说完了晁盖,又眉飞色舞的说道:“那玉麒麟卢俊义,卢大员外。名望虽不及方腊,宋江,晁盖等人。可他的本领,那却是一等一的。自十三岁以来,从大名府开始游历江湖,挑战四方好汉;打遍大宋十八路无敌手。更是在二十五岁十,于庄上悬金五百两,以会武友,但是至今无一败。江湖上,人称:枪棒无双。其本家,又是大名府的首富,家有良田万顷,商行千家,财米无数……”

吴奇隆听明白了:江湖上的排名,武功高强什么的,也只不过是个幌子。首要的,只有四个字,那就是——仗义疏财!!!

而所谓的仗义疏财,那就是要掏出钱财来,给那些慕名而来的,或是路过的,落魄的江湖好汉们享用。而这些所谓的江湖好汉们,也多数都是仗着有些武力,或欺行霸市,坐地分赃;或小偷小摸,打家劫舍。

他们的划分区别,也就是一般在城里混饭吃的江湖人,大多数拉帮结伙,有点类似半自发的行会组织,收点管理保护费什么的。小部分的仗着武艺高强,干些开山立柜的不交税半正当行业。

而城外混饭吃的江湖人,大多数都是找一个三不管的商路,立个山头,竖立个巾翻,开始明抢。少数则是流窜作案,或者凭着武力自保,做一个小小的行商,贩运一些私货。像病书生一伙,就属于这一类的行商。

风铃儿在一旁听的是昏昏欲睡,她自幼就在龙王岛长大,什么江湖人物没有见识过,岂会把这些听进耳朵里去。

只听这病书生越说越是兴奋:“这江湖三绝头一位:江湖人称迎风电枪史文恭。此人手中一杆丈八蛇枪,善使三十六路疾风迅电枪,舞动起来,那真是疾如风,快如电,无人可挡。江湖有言,若不是此人的马匹,远远及不上卢大员外的照月玉狮子,三年前卢大员外举办的悬金之战,此人未必就不是卢大员外的敌手。若是步战,单只论此人的枪法,即使与卢俊义交手,那也不相伯仲。”

接着说道:“这江湖三绝第二位,江湖人称:朝天一棍栾廷玉。手中一条丈二熟铜棍。善使本朝太祖的降龙棍法。力大招沉,泼雨不进。也曾在三年前卢大员外举办的悬金之战中,与卢大员外交过手。只以半招之误。败在了卢大员外的手中。可卢大员外却也在他手中受了伤,当真的好枪棒。”说完这段,这病书生快活的端起酒碗向吴奇隆略微示意,一口干了下去。夹了一筷子菜百送酒后。

又接着说道:“这三绝第三位,可是我们淮河水域的,他就是龙王岛岛主风傲雪,此人自幼出家嵩山少林寺。习的一身好拳脚,尤其是少林寺的金钟罩,铁布衫。更是被此人练至了大成。那真是枪扎一个白点,刀砍一个白刃。真真正正的刀枪不入。而且,此人还练有铁砂掌。有裂石开碑之力……”

风铃儿听到病书生说到了自己的父亲,不由竖起了耳朵……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