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比克文学,经典语录,心灵鸡汤,励志语录,正能量句子,www.dopic.net】
当前位置: 多比克文学网 > 正文

小说人物对话描写(二)

今天继续昨天没完的话题。

重复铺垫法:典型细节描写的技法之一。通过典型细节自身的反复出现,来烘托最后出现的与之相同的典型细节。

实际上是把典型细节从一般环境推向特殊环境,从而使人物的感情和性格出现新的突破。

刘真《长长的流水》,写的是在极艰苦的抗日战争中“我”把两双袜子中的一-双送给“大姐”,后来由于不理解“大姐”的严格要求,将之收回了。经过一-些日子,“我”对“大姐”有了新的认识,当要开赴抗日前线时,硬要把一 双袜子送给“大姐”,“大姐”却从“我”要走很长的艰苦道路出发,还是把两双袜子都打在“我”的背包里。

前后细节类似而感情迥异,由于有前面的衬映,后者包含的细腻感情更显璀璨夺目。

空灵铺垫法:小说描写技法之一。着意开拓读者对人、景、物的想象的描写。或用虚笔,只将要描写的对象隐约闪现,引起遐思;或通过对此人、此景、此物的描写,来激发对彼人、彼景、彼物的想象。

《三国演义》在诸葛亮未出场之前,先是写刘备跃马檀溪之后访水镜先生,水镜半吐半露地提到“卧龙”二字以及夜半神秘来客,激起读者和刘备一道对“卧龙”遐思。

接着写“元直走马荐诸葛”。徐庶的非凡韬略,已具体见诸笔端,写他对诸葛亮崇敬、倾倒并作推荐人,实际上是用他来衬托尚未出场的诸葛亮。

这样,诸葛亮雄才大略的形象,就光彩照人地浮现于臆测的灵空,辉煌地暗示于后台。

回避:典型细节描写的技法之-一。只让典型细节在最关键的时刻出现,对于按情节和性格的逻辑而可能在前面出现的这类细节一律予以回避。

这是一种特殊形式的铺垫,其实质是用不著笔墨的办法,为关键时刻出现某一典 型细节而蓄势。

刘靓平《船过青浪滩》(《萌芽》1983年第7期)中的滩姐,掌与丈夫送船只通过险恶的青浪滩以谋生,性格粗犷,平时开口闭口叫丈夫为鸬鹚,而内心却深藏着温存、慈爱。

在送麻阳艄公的船过滩的过程中,面对生人,她完全可以叫丈夫一声“他爹”以自重;当丈夫显示了惊人的武功,她满可以叫一声“他爹”以自豪;当丈夫要赤身下水推船,为了船上一位陌生姑娘,他尽可以叫一句“他爹”来制止。

可是,作者都一-次次回避了,这也正是一层层备势。当滩姐年幼的爱女因帮助战恶浪丧生,而船只化险为夷时,作者这才让她对丈夫叫一声“他爹”,唤出夫妻间患难与共、生死相依的深情。

由于蓄势在前,产生了奔泻在后的艺术力量,滩姐的形象更加感人肺腑。

其实,这种技巧现在是大量运用到了电视剧中了,特别是最近我看了《秋蝉》这剧,其中就有,读者仔细思量吧。

衬染法:小说环境描写技法之一。 把人物的感情融注在环境里,用环境烘托出人物的精神面貌。

金人瑞在评点《水浒传》(第六十三回)中概括出此法:“写雪天擒索超,略写索超而勤写雪天者,写得雪天精神,便令索超精神。此画家所谓衬染之法,不可不一用也。”

该回写雪景,不仅为吴用设陷坑擒索超的情节服务,而且用乱吼的朔风、压城的彤云、满天的大雪和莽莽的雪原等景物透露出来的肃杀气氛,协调地烘托出索超威猛的将军形象。

人身载景法:环境描写技法之一。通过人物的生理感觉或主观感受描写其所处的特定环境。

《水浒传》“智取生辰纲”一节中,直接写热的文字很少,主要是写人的生理感觉:“日色当午,那石头热了,脚疼走不得,”挑生辰纲的军汉,上到黄泥岗,都去松林里睡倒,两个虞侯和老都管“气喘急急...”.

“热”通过人物的感觉得到了生动的表现,景物载在了人物的身上。这样写景,不仅可以避免泛泛的描写,而且能把景物与人物、景物与情节的进展融为一体。

不写之写:又称“空白”“虚白”。

脂砚斋在 《红楼梦》第三回“否则不但有妨尊兄之清操,即弟亦不屑为矣”句旁批道:“写如海实写政老。所谓此书有不写之写是也。”

小说的留白艺术:又称“不写之写”。省去若干应有的内容或情节,留出空白,以作为形象整体构成的重要部分。

恰到好处的留白,可以使小说作品增大艺术容量,大大突破了叙事时空界限,达到空灵秀拔、墨光四射、无字处皆有字的艺术境界,将读者的眼光和神思引向无限。

最常见的方式是省略某些情节,省略某些表现性格特点的事实。

《水浒传》“智取生辰纲”一节,只写杨志押送生辰纲的种种防范,省略了吴用等人为智取生辰纲所作的筹划和准备智取的种种事项,这样反而更使情节腾挪跌宕。

《三国演义》在诸葛亮出场前,没有写其性格特点,反而在童子、友人等的身上,映射出诸葛亮的性格特点。

还有一种是省略背景,即省略外在因素或某种内在因素,使作品呈现出来的形象有如水上露出的冰山峰,而省去的部分有如没在水中的冰山山座。

路东之的《!!!!!》(《小说界》85年第6期)三现出来的只是两个小孩不断反复地做着古老的游戏,而对其外阳和内因不着点墨,这反而激起读者无限深沉的思考。

闲笔:又名“闲处着色”。与正笔相对,是作品中起点缀、调剂、粘合、协调作用的“多余”的文字。

金圣叹评《水游传》时说过:“作品向闲处设色,惟《毛诗》及史迁有之;耐庵真正才子,故能窃用其法也。”

闲笔的运用能使文章增添色彩,丰富内容。小说中运用闲笔可增加真实感,加强悬念效果,调剂读者情绪;散文、诗歌中运用闲笔,可以使情感表达得更自然,更自如,也可起到调剂节奏的作用。使闲笔不闲是闲笔运用的准则。

《水浒传》中武大郎死后,人们料定武松回来必有大波巨澜,小说却从容叙写武松在县里交纳回书,到下处换衣、锁门等似乎与情节发展、主题体现无关的多余文字,这就是闲笔。

作者这样写,先让致风起于青萍之末,给读者以心理准备,后面的奔雷装电便觉更有声势。

交代性叙述是怎么运用的?下文来…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