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比克文学,经典语录,心灵鸡汤,励志语录,正能量句子,www.dopic.net】
当前位置: 多比克文学网 > 正文

鸭子也能展翅飞

展翅飞翔的鸭子。它的同伴还没准备好,它却抢先单飞。 雁韧摄于遂溪洋青乡野

五月一号那天,我们驱车往螺岗岭,途经洋青镇北部路段,我看见雷州青年运河堤坝西侧的水塘,塘水清清,水草碧绿,有许多鸭子在浮游,嬉戏,宛如白云似的一片绵延,不仅一张塘有,一连几张塘都有,很是好看。

当时我心里便想,要是能把这些鸭子的各种姿势拍摄下来,写上一段文字,发到简书的小岛,或微信,微博,肯定有人喜欢看。想是这样想,但不好意思叫停车,因为事前约好的朋友,已经到达螺岗岭了。

认定了的乡村美好景致,我怎么舍得轻易放弃呢?今早见天气晴朗,谅想这一天一定是阳光灿烂的日子,正好拍摄。我冲好了茶,连同充电宝,遮阳帽之类,一并放进背包,立即背起就出发。

我先在街边的大排档吃了4元一碟的拉粉,又花4元买了面包,就连午餐都有了。有时候,我的生活就是如此的简单。

当我戴上口罩,坐在县城开往草潭方向去的班车上时,见人们都戴着口罩,自然不便与人交谈,便拿出手机,看看简书。先通读了蒋老师的《不懂得割舍的人,会很糟》,因为自己也曾经有类似的经历,读后会心一笑,我知道自己又该写点什么了。

接着,我看了简友走过岁月知冷暖的《父爱深深》,随即写下评论:

此刻在颠簸的班车上,读此文,虽然父为子买酒,这种生活琐事不足为鉴,为儿子送早餐,跑得那么辛苦,却足以体现为人父母者的大爱。

展翅飞翔的鸭子。这一对正在争夺冠亚军,彼此就差那么一点点。 雁韧摄

车到洋青镇北郊,我恰好临窗西望,看见一村口竖起的一个大麻石,上刻曲塘两字,那石后是一片开阔的田畴,水稻,瓜菜,火龙果,鱼塘,一一间杂其间,星罗棋布,不失为乡村美景。我便想就近下车,在这一带拍摄,必有收获。

洋青这个地方,我还是比较熟悉的。我年轻的时候,在洋青邻近的岭北农村生活,曾经用单车搭载过稻谷、番薯丝干来洋青圩卖。

那时候这一带种植鸭脚粟,有人用粟米粉制作一种桔黄色的糕点,宛如土茯苓糕,光洁而滑溜,还有点韧性,蘸糖油吃,味道甚佳。前些年的端午节,洋青乡村的朋友,还曾送过我粟米粽子。

令我更难以忘怀的是,那时候的我,因为年轻,识字识墨,懂点礼仪,通晓粤语、客家涯话,也能说雷州话、普通话,为人处世较为稳重,曾被村民“委以重任”,踩单车陪同青年男子去见与之谈婚的妹子一家人 ,迎接新娘,将陪嫁妹送回家。如今想起,仍觉得有点好笑。

2018年4月17日,我曾来洋青作一日游。在市场内一档口吃了三元钱簸箕炊当午餐,坐在镇里的一家手机档口,临场发挥,写了一篇1600余字的散文《野外彩蝶翩翩飞》,16时许发简书后,始归。

我还曾坐在一水塘边,静观默察,写过一篇《水浮莲》发简书。其实,有时候写作就如现场直播一般,就是这么简单,惬意。

而今天上午,我在洋青下车后,却改变了去曲塘一带拍摄的主意,直接上了雷州青年运河洋青段的堤坝,随着清清悠悠向南流去的运河水,一直往前走。

让我惊喜莫名的是,这流经洋青镇东侧的运河,水域竟然比我所见到的任何一段都宽阔。濒水的堤坝处,成群结队的燕子、麻雀和几只洁白的鹭鸶,静静地在那里觅食,或栖息。

当我掏出手机,想拍下这难得一见的景致时,那鹭鸶先自飞向了对岸,而燕子特别的鬼精,南北分开,掠过水面,剪剪而去。

最傻的就是那些麻雀了,它们竟然飞上堤坝,慢条斯理地在草丛里跳跃,嬉戏,舞蹈,有的还动情似的唱着它们的情歌。

但我想拍到它们的真面目,也挺难。一方面,它们好像特意布下疑阵,戏弄我似的,我拿手机对准它们,它们就稍稍的飞远一点,或跳远一点。另一方面,这家伙实在小得可怜,就是拍了下来,都看不太清楚。

展翅飞翔的鸭子。这一对恩恩爱爱,比翼双飞。  雁韧摄

上午十点多的时候,我过了洋青桥,沿着一条机耕路往北走。通过一片丝瓜地,经过一片花生地,迎面而来的是一片禾苗茁壮的稻田,绿海绵延。

稻田的北侧,是十数亩正在开花的火龙果。而火龙果地的旁边,有一个男子,在一把很大的浅绿色的遮阳伞下,忙着为香葱拔草。

当我快走到运河边时,听到了鸭子嘎嘎的叫声。不知怎么回事,在更远的西北侧,突然间传来狗的狂吠声。

我循着鸭子的嘎嘎声寻去,通过一小片香樟树林,我的眼睛为之一亮:哦,好大的一张水塘啊!更令我欣喜的是,水塘边,水塘里,黄间白,白间黄,有数不清的大小鸭子。

鱼塘畔,有两个十八二十正当春的帅哥,一高一矮,一胖一瘦,一黑一白,一律短装夏衣,衣色一洁白,一桔黄,既不戴帽,也不穿鞋,在那些鸭子的排泄物中,穿梭似的来去。

那些鸭子十分的可爱,也挺调皮。我明明看见沿着那水塘的周边,都围着用铁线和竹子织就的软篱笆,偏偏有些大鸭或小鸭,不知怎么就挣开了篱笆的束缚,跑到隔邻的水田或水沟里,悠哉悠哉地觅食。害得那两位年轻人,南南北北两头跑,浑身是汗。看来,养鸭也同从事其他行业一样,有时候也挺辛苦。

待那两位年轻人将那些冲破篱笆,想觅些鱼子虾蠓,蝌蚪微物,田蟹螺蚬的鸭类,全部押解回塘,又亡羊补牢,扎紧某一处篱笆时,我趁机同他们打了声招呼,说想进去拍些照片,以便配文。

两个年轻人倒是爽快,满口答应。那高个子笑呵呵道:“阿伯,想不到你对摄影竟有这么大的兴趣,还能用智能手机拍照配文。我老爸比你年轻,想发信息给我时,只能写在纸上,拍了照片再发给我。”

我对他笑笑,也没说什么,就跨过篱笆,进了鸭场。我突然间想起刚才听到的狗吠声,便问:里面有狗吗?

那白净斯文的矮个子说:“阿伯,你放心好了。狗在那边猪栏,是用铁链锁住的。你随意走动,随意拍。我们要回村了。”

我说好,便沿着塘基,从南往北,一路的拍过去。我拍得正着迷,忽然听到一个年轻人叫我:“阿伯,你过来,给你两瓶水!”

我转过身,看见那帅哥手里拿着两瓶矿泉水,已经跨过篱笆,迎着我走过来。我说:“靓崽,不用啦,我带有一瓶茶的,留给们喝。”

说话间,他已到了我跟前,将两瓶百岁山矿泉水递给我,蛮热情的道:“阿伯你拿着,天气太热,你要多喝水,出门在外不用客气。我们车上还有大半箱呢!”

盛情难却,我只好收下,塞进背包。看着他走向那部农用车的背影,我真的有点感动。

于是,你就看到了我今天拍摄的这些照片,看到了我下午从洋青回来后,写下的这些平淡的文字。

小小的鸭子,黄绒绒的羽毛。它们何日羽翼丰满,也能展翅飞翔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