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比克文学,经典语录,心灵鸡汤,励志语录,正能量句子,www.dopic.net】
当前位置: (六)谁是谁的念念不忘 > 正文

(六)谁是谁的念念不忘

专题: 散文 小说的各种小说 简友广场 就爱看连载 想法
作者:秦风道长呗 来源:原文地址 时间:2022-06-28 16:31:15  阅读:229   网上投稿

我们生活在这个世界上,每天都在和人打交道。大部分人只是生命里的过客,甚至过客都算不上,他们和我们擦肩而过,就和秋叶落在我们肩膀相似,我们会下意识的忽略。但是有那么一些人,他们在我们的生命里留下了痕迹,甚至是浓墨重彩的一笔,我们在这个过程中动了心,动了情,走了肾,认真过也可能玩闹过,关键的问题在于,他们最后都离开了,可是他们真的离开了吗?

“换句话说,当我们遇到新的爱情时,我们欢欣鼓舞,我们开怀大笑,我们渴望着彼此接近,彼此坦诚,彼此透明,我们都是新的开始。可是我们都没有意识到,在遇到对方之前,我们都走了很长一段路,遇到了形形色色的人,那些已经过去的事情,对于我们的现在和未来,会产生什么影响吗?会吗?不会吗?”

戚峰无意识的敲击着“会不会”这三个字,好像在做一场占卜,仿佛最后停在哪种态度上,他就按照这样的思路往下写。

“别装了,你就是觉得会有影响,骗的了谁呢?”戚峰慢慢抬头,却看到了自己。只不过是十几岁初恋的自己,甚至还穿着校服,平平无奇的发型,一幅看谁都不顺眼的样子。

“别闹,小孩儿的话怎么能当真呢?我告诉你不会有影响,别没事儿干让自己难受。”戚峰往旁边看,发现沙发上坐起来一个人,他托了托眼镜,一脸无所谓的语气,边说还边灌了一口酒。“哎哎哎,你别整沙发上啊!”从电脑前站起来的戚峰愣住了,沙发上的男生也是那么的熟悉,只不过是二十出头的自己。

“切,这你自己甭想,想也没用,要是有影响你也躲不开,要是没影响你就当舒心了呗。”听到背后有人说话,戚峰豁然回头,发现在厨房也有个自己静静喝了一杯咖啡,只不过看眼角鬓角是比现在自己年纪还大上一些了。“靠!你又是谁啊?”戚峰愈发的疑惑了。

“我是四十岁的你啊,成熟你看是不是更有魅力了?”

“搞什么啊!我跟自己说话真精神分裂了啊?前几个也就算了,你这四十是什么意思啊?未来也能看见啊??!”

戚峰四下望去,发现自己家里不知什么时候又进来好几位……自己,有的面容更青涩,有的已经是白发苍苍,有的甚至奇装异服,面容改变,这些人彼此看了看,很默契的安静了一秒以后,不约而同的开始讲述起来。

“我跟你说……”

“听我说……”

“他在胡说,我是这么觉得……”

……

戚峰只觉得自己脑子都要爆炸了,一方面是因为现在经历的事情太过于奇幻,一方面是这个问题本身他拿不定主意,也看不清自己的心,一下子涌进来的这么多想法让原本的迷雾更多了,他不停的转头试图看清到底有多少个“自己”在说话,却发现视野里很快只剩下一片灰色的光幕。

“兆华,他是……怎么了,发神经发的这么严重吗?”汪沂水看了一眼蜷缩在车后座双目无神,时不时还有点小颤抖的戚峰,满脸无奈的发问。

林兆华更是一脸无辜:“水哥,虽然说我早过来了几分钟,但是峰哥自我见着开始,就是这样一幅丢了魂的样子,谁跟他说话也不理,我看着也是害怕……”

“哎!到底怎么了你说啊!你不说我们怎么嘲笑你啊!”看着戚峰缓缓转头盯着自己,汪沂水撇撇嘴,识趣的转移了话题:“害,当然是帮你了,不过我今天找你来,是有件事要你救命啊!”

“曰。”

“在这儿说不得,心里一直堵的难受,咱找一个空旷点的地方,兆华开车很快就到了的。”

“怎么了,你要自杀啊?”

“……好好好,”戚峰说出上一句话之后就看到汪沂水慢慢转头恶狠狠的盯着自己,不由得也讪笑了一下:“那就等到了空旷的地方再说,我的问题就更奇怪了,让我在空旷的地方听完你的愁思我舒缓一下我再告诉你们,不过我决定从今天开始少发表我个人的意见,希望你们谅解。”

“怎么了,担心祸从口出可不是你的风格,突然金盆洗手一般是做了什么亏心事吧,啊,你说呢兆华哈哈哈哈。”

“我说了你也不会信,不如等等听你的故事。”戚峰一个字一个字的说道:“兆华你呢,你今天来就是逛逛吗?”

“那倒不是峰哥,我是来咨询你和水哥点事儿,emmm我没有这方面的经验。”

“你们……你们干嘛这么看着我……”正在开车的林兆华吞了口口水,察觉到来自身旁和身后两道骤然炙热的目光,不由得更慌了起来:“我是觉得……我不是初恋嘛,没经验,你俩应该有这方面的经验……我请教一下该怎么做……”

“害,你别紧张啊兆华,你是觉得自己不对劲,还是害怕樱桃不对劲?”戚峰坐直了身体,一脸微笑的安慰到。

“咳,哈哈哈哈哈难道……没事儿兆华,初恋都紧张,没经验很正常,多来几次类似的就有经验啦,我们这……怎么教你嘛……”汪沂水好不容易忍住笑意,拍了拍林兆华的肩膀,“好意”提醒道。

“啊?还要多来几次类似的啊?”林兆华一脸为难:“这一次她就跟我翻脸了,闹了好几天别扭了,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多来几次更不开心了我觉得。”

“啊?这有啥翻脸的……”戚峰和汪沂水同时奇道:“不是,你是初恋啊,不知道怎么办也正常吧……这还至于闹别扭?”

“是啊,”戚峰接上汪沂水的话劝道:“而且樱桃我们都见过啊,怎么可能就因为你第一次……面对就跟你闹别扭啊,她……不至于吧……况且你也不是小男生了……你也不应该陌生这个流程啊……”

“这就算你们不共同探讨,也可以互相帮助和包容啊……”汪沂水这话一出就被戚峰从背后狠狠踢了一脚:“你禽兽啊!这也说得出口,关键是……兆华你这问题我们也不好细问啊……”

“没事儿哥,我给你们讲讲呗,我也想知道到底该咋办啊……”

“这……”汪沂水和戚峰对视一眼,同时举起手赌咒发誓:“绝对不会笑你的,你这一点放心,而且……倒也不用那么细节……”

……

“啊?!”走在江边的戚峰和汪沂水同时惊呼:“你……你再说一遍?”

“就我俩前几天路上散步,转在她学校附近的时候正好碰见她前男友了,我当时就觉得他俩说的那几句话时候表情不对,后来我就问她了一些前男友的问题,她就急了,说也不知道问这些是给我找不痛快还是给她找不痛快,但不知道为什么我就很想知道,很想多听一些细节,我……”

“于是你就更加追问,甚至表达情绪,但是人家烦了,所以你们不欢而散是吧?”

“是啊是啊峰哥,你怎么知道?”林兆华看着泛起粼粼波光的水面,很困惑的挠着头。

“你是不是一边觉得知道的越多越难受,一边又巨想知道更多,你这样的纠结下情绪越来越差,最终你们才吵崩了。”戚峰笃定的拍拍林兆华肩膀,叹了一口气,一时之间他竟然不知道不知道这句话是他自己的说的,还是那个二十出头拿酒瓶的人说的。

这个时候汪沂水笑了笑,接着说道:“你们好几天不怎么说话的原因是不是你觉得你也没错,你就是听着难受又不能不听,所以你想让樱桃继续说,可是樱桃一定觉得这跟你有啥关系,简单说说得了,所以你们越来越剑拔弩张。”

林兆华愣愣的望着戚峰两人,一时除了点头不知道说什么。

“有这种心理很正常的兆华,”戚峰停了一会儿后说道:“我前两天还跟我对象大吵特吵,就是因为这种心理,而且她的过去我确实很在意,但是我在意的并不是别的,而是终究我不知道我是一个什么样的位置。简单来说就是我不知道在她心里我重要不重要,我是不是比谁都重要,不知道我该不该在乎她的过去,理智和情感在我心里激荡,我几乎……”

“哎不是,我说你小子什么时候有了对象了?我们怎么都不知道?”汪沂水打断了戚峰的抒情,而且掐住了戚峰的肩膀摇晃:“先说这个先说这个!”

“别别别,这个对象的事情我是忘说了确实,主要是没想好怎么写呢,啊没事儿,我之后再跟你们说,现在就是说这种情况我也出现,就是很矛盾又很画地为牢,所以我是理解兆华的。”

“哎哟,我说你们一个两个都怎么回事啊,俩大男人,女朋友明明好好的,活生生给女朋友的前男友给整抑郁了,人不人鬼不鬼的,还能有点出息么!我求求你们了可……”

“好的,水哥,请您给我们说说您的困惑,让我们来听听您的出息。”戚峰一把攥住汪沂水的话头,阴阳怪气的回答。

“就那天,我不是跟你说了么峰子我又觉得我那个前女友好有魅力,我还想着回去追一追,但是首先是我又怕你说的那种情况再次发生(详情见上一篇《你爱我什么样子》),其次也是最麻烦的事是Coda跟我的关系不远不近,朋友吧我又觉得不止,女朋友那肯定是谈不上,所以我这不是纠结嘛……”汪沂水一脸犹豫的表情还没完全做完,就被戚峰一脚踹在身上。

“我可去你的吧!我们纠结是因为我们在乎我们的感情!很看重我们的女朋友啊!”戚峰勃然大怒指指戳戳汪沂水:“有道是看着锅里的吃着锅里的想着锅里的,我们就这一套啊孙贼!怕贼偷也怕贼惦记,您老人家是什么?啊?你看着锅里的,还在乎外面跑的猪,还活着呢!离锅十万八千里你也惦记啊!你还是人啊!”

戚峰和林兆华勾肩搭背的向远处走:“兆华,跟我一起看看风景,可特么气死我了!”

“哎,不是你们这……”

三个人讨论了一会儿自己在情感中的位置之后,戚峰突发奇想:“我们三个都是男的,这样讨论未免不太客观,我们给苏筱晓打个电话问一下,一来她是个还算理智的女的,二来她跟我们任何人都没有牵扯,讨论问题的时候不至于最后代入感太强了。”一致同意下,戚峰拨通了苏筱晓的电话。

“我是会给每一个人留一个位置啊,”苏筱晓理所当然的回答道,她不知道的是,她这句话让三个男人同时深呼吸了一口气。“我觉得我的感情就像一个城堡,应该有很多房间,这些房间不一定要每间都不一样,可是一定会有一个主卧,和一些别的房子。我不认为分手了一定要去否定别的人全部,过往的人确实会在某些方面不合我的意,但是肯定有地方我是喜欢的,我总不可能跟一个我完全不喜欢的人在一起啊。”

“当然了,我知道你们男生的意思,有很多女生也会在意自己男朋友的过去,他跟前任怎么样了。我的态度是,虽然他们也许不至于是个百分之百的烂人,但他们百分之百过去了,他们从主卧搬走了,就再也不会回到主卧,这是我自己不会允许的事情。他们可能会在某一间无足轻重的房间里,或者有一天他们就不在房间了,但是这都是……说不准的事,只有一件事我说的准,就是我现在跟谁在一起,谁就一定在主卧。”

“筱晓,那么如果……我是说如果哈,现在你的一个前男友就是十分需要你,你会怎么办?”

“不管他是情感上需要我,还是什么正事上需要我,我一定不会自己做决定,我一定是回主卧商量,我不一定完全拒绝,但是我一定不会自己做决定。那对所有人都不公平。”

挂了电话之后,三个男人简单打了个招呼,沉默的分开了。他们两个应该是去验证自己到底住在哪儿了,戚峰慢慢地走在河边,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他仿佛看见了很多个自己在周围,大家一起沐浴着落日的光芒。时间一点点过去,夕阳逐渐消散在地平线,戚峰的影子被越拉越长的同时,身边的“自己”也在逐渐减少,那些纷乱的对话也逐步减弱了。

不知道走了多久,太阳早已经消失,华灯初上,两岸的霓虹映照在河面上,戚峰向旁边看去,那是一个几乎完全一样的“自己”,两个人动作同频地托了托眼镜。

“苏筱晓是个好女孩儿,只要真的能做到她说的,那就是有情有义有底线的三有优秀少女,没话讲。”

“我们不能因为我们可能没有遇到这样的女生,或者说遇到她们的时候她们没想明白这些,就感到愤怒,感到不公。”

“每个人的出场顺序是很重要的,人与人相遇的时间和状态就是会影响,甚至是决定最后的结果。”

戚峰转身往家的方向走去,身旁的影子,或者说“自己”也同步转身,不疾不徐的继续说。

“林兆华,甭管他是不是初恋,他和我们二十岁出头的时候几乎一摸一样,我们渴望纯洁,绝对,独属的爱,我们觉得只有这样的爱情才会让我们平静,那时候风吹草动都躲不开我们的观察,就算是同处一个屋檐下也只能过日子,最后的结果仍然不是我们想要的。”

“我们非常在乎那些地位,是因为我们心里面都认同人之所以变成今天的样子都是一步一步走过来的,我们出于骄傲,出于自信,出于拯救或者被拯救,抑或出于征服欲和胜利感,我们希望我们是第一,更是唯一,在她们心里我们要比所有曾经的人都要强,只有我们带来的才是幸福,或者说,才能带来幸福,所以我们认为我们应该获得更多的东西,获得更多的依赖,更多的重视,更多的被爱,更多的……。”

“所以我们不平衡,我们认为我们更强,但是没有获得更多,但是我们却没有考虑过是不是本身我们身份的存在,我们住进主卧这件事,就已经是最大的不同,她们给我们的东西,可能不需要我们自己去争,或者一定要有一个对比的过程才能得出,而是在她们心里,早就做出了决定。”

戚峰仍然沉默不语,但是随着他离家的距离越来越近,那个影子越来越淡,只有戚峰能听见的声音却是越来越大:“当有一个人说她天然就会把我们放在主卧,我们就比她的前任,她人生中的别人,都要重视,都要付出爱的时候,我们是不是不应该一定要求那个对比的仪式?除非我们这辈子不准备信任什么爱人了,不然总要有这一步。你觉得呢?”

戚峰走过一座路灯之后停下了脚步,发现影子已经消失不见,我觉得么?那看来至少那些个“戚峰”达成了一致,需要来和现实中的戚峰和解了。

“发什么呆呢?”戚峰的肩膀被人重重的拍了一下,回头看到汪沂水笑的很苦但是释然的脸。

“我后来想了,我想要去得到的东西,恐怕她们两个人中的任何一个都不能完全给我,就像Coda永远不可能因为我变成乖巧可爱的女朋友,而我的前女友又不可能变成我心里完全喜欢的样子,我知道我这么说更欠揍了,但是我如果一定要她俩作为原材料,只能组合她俩才行。”汪沂水眉毛都皱在了一起,一幅真的很伤心的样子。

“可是一个男人只能对一个女人负责,就和女孩儿们其实也只能对一个人负责,不存在都负责的情况。还是那句话,每个人都应该对自己已经做出的选择负责任。所以我解脱了,我不会再做什么无谓的尝试和挣扎,这样对所有人都不公平。”

“峰哥,我回来跟樱桃商量,她说我爱住主卧就住,不爱住就随便找地儿住,哪怕住厕所呢她都懒得管,你说她这是不是爱我啊……”电话那端林兆华的疑惑传来:“还有,今天我说那个尝试的时候你俩一脸生无可恋,好失望的样子,怎么你们本来以为……”

“哈哈哈哈哈没什么没什么你问问樱桃,厕所是不是高配啊哈哈哈哈哈,得有利于你俩下次尝试啊哈哈哈哈哈。”戚峰和汪沂水对视一眼,不由得觉得心里的阴霾散去大半,两个人笑的开心极了。

“两个禽兽!兆华都学坏了!”樱桃气冲冲说完最后一句就挂了,两只禽兽笑的愈发肆无忌惮。

不管我们身处人生的哪个阶段,我们都有可能在某一个不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只想要在爱人的认知里做个强者,我们会迷茫,会不知道我们在爱人心里究竟意味着什么,会不知道我们究竟有什么特殊性,甚至会不知道我们到底哪儿好,这会让我们惊恐,焦躁。

但其实要说特殊,就特殊在我们就是爱人的现在,而生活就是现在才最精彩。现在我们和爱人在一起,如果以后每一个现在都在一起,那就是我们的未来。

什么?你说我说的你不理解?不理解没关系,不理解就吃药,就去拥抱,亲吻,就去和爱人一起生活,一起好好把握每个现在。

过去不能改变,但是未来可以。

    相关美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