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比克文学,经典语录,心灵鸡汤,励志语录,正能量句子,www.dopic.net】
当前位置: 多比克文学网 > 正文

[乡土]平凡人生曲折路(862)

专题: 默岩文学 经典语录 经典语句
作者:林木成荫 来源:多比克文学网 时间:2020-07-02 16:01:11  阅读:0   网上投稿

                    第六部

第一百七十八章

                  巩建荣笑谈许红梅

                  林新成看望师文静

                            1

赵少富用一只手展开林新成递给他的入党申请书,惊叫道:“呀,新成兄弟,这字写的真好呀,看着不象你的字呀?"

林新成说:“我没有时间写,是你弟妹代我写的。“

赵少富啧啧啧的夸赞道:“光听说弟妹的字写的好,我还没有见过,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她写的字比你写的还好呀。"

林新成自豪的说:“那是。"

赵少富并没有看内容,而是递给了江水花,说道:“水花,你是副支书,又是大队会计,你看看,你看过之后不用给我了,你就保管着吧,等挖河回来,咱再讨论林新成入党的事。"

林新成马上接道:“少富哥让水花姐保管着这个想法很好。她既是大队副支书,又是大队会计,应该保管着咱大队党内外的所有材料,机关单位里都有档案员,咱大队也应该有档案员,这个档案员就由水花姐兼作吧。"

赵少富说:“我就是这个意思,只是沒有想到档案员这个称呼,那就这么定了。"

林新成说:“那就这么定了,水花姐,以后你就多准备几个本子,咱开着大队干部会的时候,你作作记录,咱大队每天发生的大事,你也记下来,就象记日记一样,以备日后查找。常言说,好记性不如烂笔头。"

江水花笑道;“就你鲜点子多,这样我就又多忙了一项工作。“

林新成说:“忙点好,忙点过的充实。"

赵少富又接着正儿八经说:“林新成同志在治理惠济河开工之前,向党组织递交了入党申请书,这很好,这是林新成同志向党组织靠拢,要求进步的表现,我代表党支部向你表示欢迎。等挖河工作结束回来,我们就召开党员大会,讨论你入党的问题。希望你能在这次治理惠济河工程中,有好的表现。"

林新成也严肃的说:“接受党组织的考验。“

江水花看了看林新成,微笑了一下,然后把申请书小心的叠了两折,装进自己的上衣口袋中。

林新成等四个人从赵少富的屋子出来,推上各自的自行车,下了龙王寨。

他们走到吕孟屯西头时,江水花说:“新成,我不能把你的入党申请书带到河工上啊,你们等我一下,我送回家去。"

林新成林庆祥和巩建荣就下了自行车站在路边等着,江水花回到家里很快就回来了。他们四个人又继续往前走。为了赶时间,四个人尽量骑的快一些。走到王镇集时,江水花说;“不行了,没有吃午饭,沒有劲了。"

巩建荣和林庆祥也说:“就是,没有吃午饭,下面的七十多里骑着就更吃力了。"

听了他们这样说,林新成就让走到供销社食堂了,进去买点饭吃。

很快就来到了供销社的一个食堂门前,他们把车子扎在外面,炊事员问他们吃什么,林庆祥说:“为了不耽误赶路,就买几个烧饼吃吧,一边骑着走一边吃。"

林新成要去买,江水花抢先付了钱,五毛钱买了十个烧饼。林新成说:“我在家吃过了饭。"他只要了一个,江水花就给林庆祥巩建荣每人三个。

他们四个人又骑上了车子,边骑边吃。

出了集上了柏油路,巩建荣和江水花骑了个并头,嘴里吃着还说起了话:“水花姐,我从来没有想着进大队当干部,让咱兄弟回来当主任,他也把我弄大队当起了干部。"

江水花笑着说:“是咱兄弟喜欢你吧,他把你弄到大队当干部,是为了那着你方便吧。"

巩建荣生气道:“水花大姐,我给你说正经话呢,你又瞎胡扯起来了。要按你这样说,他是主任,你是会计,接触的更多,那着你不更方便吗?"

江水花却又笑道:“不是逗着你玩的吗?常言说,笑一笑十年少,那恁些正经话?建荣妹妹,我给你说,原来赵少富对我拟任的是支部委员兼大队副主任,是咱兄弟向朱书记靳书记建议,让我改任了名列许红兵之前的副支书兼任大队会计,让林新勇和王超峰当了副主任,林新勇的老婆李桂芹的妇联主任就不让干了,让你干了。他之所以这样办,是认为我们几个给他一心,让我们好好配合他工作的。"

听江水花这样说,巩建荣也不生气了,她接着说道:“我也是这样想的,以后我们几个好好配合他工作就是了。"

走到她们前面,并且已经吃完了那一个烧饼的林新成听到了她们的说话声,放慢了速度说道:“你们俩个吃完了烧饼再说话,这样吃着说着,也吃不好也说不好,弄不好再摔下来了。"

江水花和巩建荣以为林新成也听到了她们前边说的话,相似笑了笑,不再说话,一心吃烧饼。

又走了几里地,他们都把烧饼吃完了,来到一个村庄时,走进一户人家,从小压井里压了凉水喝了一阵解解渴。再上路的时候,江水花对林新成说:“兄弟,我们不要再赶那么紧了,我和建荣累一点没有啥,庆祥叔毕竟年龄大了,我们应该照顾他。今天下午早晚到工地上不行了吗?“

林新成接纳了她的建议。

江水花和巩建荣仍然走在林新成和林庆祥的后边。刚走了没有多远,巩建荣又说话了:“水花姐,别看许红兵是我们近门的哥哩,我咋对他沒有好看法哩,我看见他那个见风使舵的哈巴狗样子就恶心。"

江水花说:“我和他共事几年了,对他也有一些了解,平时让人看着是挺老实的,但是每到形势一发生变化的时候,他就会反戈一击,谁掌权往谁那里靠,谁倒霉就对谁狠劲踩,你看,当初成立革委会李朝阳当大队革委会主任赵少富倒霉的时候,他象个狗腿子一样跟着李朝阳批判赵少富。当李朝阳第一次倒霉赵少富当了一把手后,他对李朝阳反戈一击又象狗腿子一样紧跟赵少富。当七六年形势不利于赵少富时,他又第一个表态勒令赵少富靠边站让李朝阳主持工作,往李朝阳家跑的光嫌腿短。粉碎四XⅩ后形势又不利于李朝阳了,他又狠揭狠批批起李朝阳往赵少富跟前跑,巴结赵少富巴结的就差叫赵少富叫爹了。就他这样的人,还总是被人夸为跟上形势了,让人对他没话可说。他这个人,说好听一点是个不倒翁。说难听一点就是小爬虫变色龙。"

听了江水花对许红兵的评价,巩建荣笑了笑说:“就是这样。“

江水花说:“那你笑的什么?是不是还有别的意思?“

巩建荣反问:“你知道不知道赵少富与许红梅的事情?"

江水花装着不知道的样子说:“不就是许红梅天天给赵少富打针输水吧?"

巩建荣又笑了笑说:“赵少富也给许红梅打针输水了,只是赵少富给许红梅打的是肉棒针,输的是男人的精华水。"

江水花说:“到底是啥情况,你给我说说。"

她们的对话,走到她们前边的林新成也听到了,为了听的更清楚一些,林新成放慢了骑车子的速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