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比克文学,经典语录,心灵鸡汤,励志语录,正能量句子,www.dopic.net】
当前位置: 多比克文学网 > 正文

庄子的天空029|人间世那些勾心斗角的事

二、人间世那些勾心斗角的事

南郭子綦告诉颜成子游,他已经修炼到了“吾丧我”的境界,接着告诉他,你知道为什么吗?那么,先从天籁、地籁和人籁讲起吧。

(子綦曰:)“……女(汝)闻人籁而未闻地籁,女(汝)闻地籁而不闻天籁夫。”

 子游曰:“敢问其方。”

子綦曰:“夫大块噫气,其名为风。是唯无作,作则万窍怒呺(号),而独不闻之翏翏乎?山林之畏佳(嵔崔),大木百围之窍穴,似鼻,似口,似耳,似枅,似圈,似臼,似洼者,似污者。激者,謞者,叱者,吸者,叫者,譹(嚎)者,宎者,咬者。前者唱于而随者唱喁,泠风则小和,飘风则大和,厉风济则众窍为虚,而独不见之调调之刁刁乎?”

子游曰:“地籁则众窍是已,人籁则比竹是已。敢问天籁。”

子綦曰:“夫吹万不同,而使其自己也。咸其自取,怒者其谁邪?”

这一段需要解释的较多。

《说文》说,籁是籥的一种,是一种三孔籥,乐器。籥,“大者谓之笙,中者谓之籁,小者谓之箹。”《尔雅注》说,箫一名籁。《康熙字典》根据本篇的记载,认为“凡孔窍机括皆曰籁”。从这个意义出发,人籁就是人吹箫管所发出的声音,地籁就是风吹众窍所发出的声音,天籁就是指天地间万物自鸣之声。方,是指其中的道理。

大块,这里指大地;噫气即吃饱后出气,不是饱后打嗝,引申为风灌众窍,满则逆出作声。“呺”通“号”,呼啸,吼叫。翏翏(liù)又作“飂飂”,是长风之声。山林是“山陵”之误,“畏隹”通“嵔崔”,山势高峻参差的样子。窍穴指树孔,细的叫窍,大的叫穴。枅(jī)是柱上的横木,这里指横木上的方孔。圈指杯圈;臼(jiù)是一种舂捣器具,可以是木质的,也可以是石制的;山东省有个地方叫石臼所,就是因为这个地方海边的岩石上有一个一个的石窝。洼指深池,污指污池。

激者是指像激水声,謞(xiào)者指像响箭声,譹者指像嚎哭声,“譹”通“嚎”,宎(yǎo)者指像狗吠声,咬者指像悲哀声。于指舒缓之声;喁(yú)是相应之声。泠(líng)风指小风;飘风指大风,《道德经》有“飘风不终朝”的句子;厉风指烈风。济指经过。调调是树枝摇动的样子,而刁刁是树枝微动的样子。比竹是以众竹管并列而成的乐器,如箫、笙之类。吹,这里指天籁作声。万不同,是指音响万变。自已,是自行停息的意思。怒:这里是发动的意思。

南郭子綦对颜成子游说:“你听过人籁却没有听过地籁,你即使听过地籁却没有听过天籁啊!”子游问:“那它们都是什么意思呢”子綦说:“大地吞吐出的气,就是风。风不发作则已,一旦发作,整个大地上数不清的窍孔都会怒吼起来。你没有听过那风从山上刮过的声音吗?山陵上种种洞窍,大树上无数的窟窿,有的像鼻子,有的像嘴巴,有的像耳朵,有的像瓶口,有的像杯口,有的像舂米的臼窝,有的像深池,有的像浅池。风吹过它们发出的声音,像湍急的流水声,像迅疾的箭镞声,像大声的呵叱声,像细细的呼吸声,像放声地叫喊声,像嚎啕大哭,像大笑,像咬叫。这些声音,真好像前面在呜呜唱导,后面在呼呼随和。风小的时候就有小小的和声,风大的时候便有大的反响,一旦迅猛的暴风突然停歇,万般窍穴也就寂然无声。你难道不曾看见风儿过处万物随风摇曳晃动的样子吗?”

子游说:“我明白了。地籁是从万种窍穴里发出的风声,人籁是从各种不同的竹管里发出的声音。那么什么是天籁呢?”子綦说:“风吹万千孔窍发出不同的声音,大风过后,声音自行停止。这都是因为孔窍吸纳风而发出声响。发声、止息都是出于孔窍他们自身,发动者还有谁呢?这种自生自灭的自然声响,就是天籁。”

大知(智)闲闲,小知(智)间间;大言炎炎,小言詹詹。其寐也魂交,其觉也形开。与接为構,日以心斗,缦(慢)者,窖者,密者。小恐惴惴,大恐缦缦。其发若机栝,其司是非之谓也;其留若诅盟,其守胜之谓也;其杀若秋冬,以言其日消也;其溺之所为之,不可使复之也;其厌(压)也如缄,以言其老洫也;近死之心,莫使复阳也。喜怒哀乐,虑叹变蜇,姚佚启态。乐出虚,蒸成菌,日夜相代乎前而莫知其所萌。已乎,已乎!旦暮得此,其所由以生乎!

大智是指大智慧,有大智的人“闲闲”,宽闲从容、广博豁达;有小智慧的人“间间”,明察细别,贬义地讲就是细碎狭隘,凡事对他不利的,就急于辩白。这里的“小智”,其实就是我们平时所说的小聪明,这样的人,看着是挺聪明的人,但就是爱掰扯,所谓的爱讲道理。大智的人说话“炎炎”,理直气壮;小聪明的人说话“詹詹”,繁琐细碎,说个没完。不管是大智之人,还是小智之人,睡觉的时候都是一样的,神魂交合,归于一身,但是,一旦醒来,神魂与身体就分开了。

那些小智慧的人,都有些什么表现或者说情态呢?

一是跟别人交往时,整日里勾心斗角,瞒着,藏着,捂着。有点小事,就惴惴不安;碰到大点的事,就吓得恐失魂落魄。接和构,是指跟他人交往。“缦”(màn)通“慢”,疏怠迟缓的意思;窖是深沉、用心不可捉摸;密是隐秘。缦、窖、密的情态,简单说,就是我们常说的瞒着、藏着、捂着。惴惴是恐惧不安的样子,就是惴惴不安;缦缦(màn)是神情沮丧的样子。

二是在交往中,说话或者说机心就好像利箭一样又快疾而又尖刻,专门钻人家的空子,是与非都由此而产生了;有时候却不动声色,就像跟人发过誓一样,却一心在等着取胜的机会。“机”是弩机,弩上的发射部位;栝(guā)是箭杆末端扣弦部位。这两个词连在一起,是说就像射箭一样。“司是非”意思是主宰是非。诅盟,誓约。

有以上这几种情态的人,就如同在肃杀的秋冬过日子,自己也就一天天消亡。成天陷入这种状态,不仅已经无法自拔了,别人拉都拉不回来。他们沉溺于物欲的束缚之中,好像被绳索缚住,一门心思地往死地里钻,简直难以自拔。他们成天在喜怒哀乐、苦思冥想、悲叹忧思、放纵张狂中过日子。他们就像是乐声一样,从中空的乐管中发出,又像菌类一样,由地气蒸腾而成,而且这种种情态日夜在面前相互对应地更换与替代,但却不知道是怎么产生的。算了吧,算了吧!从早到晚地这样活着,还怎么去呵护自己的生命呢?

杀是肃杀、衰败。溺,沉湎。“厌”通“压”,闭塞的意思。缄是绳索,这里是用绳索加以束缚的意思。洫(xù)是败坏的意思。复阳,恢复生机。虑叹变蜇,虑是忧虑,叹是感叹,变是反复,蜇是不动的样子。姚佚启态,姚是轻浮躁动,佚是放纵,启是放纵情欲而不知收敛,态是故作姿态。